• Home 第二千万不能自卑,短篇小说★耳畔的光阴(一)

第二千万不能自卑,短篇小说★耳畔的光阴(一)

  第二千万不能自卑,短篇小说★耳畔的光阴(一)
  我喜欢跟在爸爸的身后捡煤核,或者一边看着妈妈做针线,一边把玩着像戒指一样的顶针儿,当然更多的是在结冰的湖面上,找个爬犁来坐一坐,做爬犁看起来很简单,一股结实的绳子,两根平整的木条,一块光滑的小木板,再安上一个柔软的垫子,经过爸爸的一双巧手,三下五除二,就做好了,远远地看着我来了,大爷像是看到动物园里的猴子一样乐开了花:
“小双子,多久没来厂子看你哥啦?你个狼崽子,等大爷给你叫人,到了这,找大爷最管用了,”
“你说,兄弟。
  从有记忆开始,父亲就常常在四溢的酒香之中教导我,做人,第一应该懂得知足,第二千万不能自卑。
  然而我却始终觉得他说的话离我太遥远,因为家里的条件还不错,算不上衣食富足,但也是小康之家,爸爸,妈妈,大哥,二哥,再加上我,五口之家,其乐融融。尽管他们都有各自的想法,不过全都齐心协力地宠着我一个。现在想想,我的童年虽然物质匮乏,但是真的很快乐。我喜欢跟在爸爸的身后捡煤核,或者一边看着妈妈做针线,一边把玩着像戒指一样的顶针儿,当然更多的是在结冰的湖面上,找个爬犁来坐一坐,做爬犁看起来很简单,一股结实的绳子,两根平整的木条,一块光滑的小木板,再安上一个柔软的垫子,经过爸爸的一双巧手,三下五除二,就做好了。我脑子中的知识十分有限,但却能牢牢记装能工巧匠”这个成语,完全是因为爸爸的言传身教。我们兄弟几个轮流坐在爬犁上,一开始是可爱的爸爸拉着,后来渐渐变成他们拉着我,爸爸在中间出力,我的两个哥哥做辅弼,一左一右。而妈妈呢,就在远远的岸上看着,我想,这应该是我们一家人最温暖、最温馨的一幅图景了。
  物换星移,图画中的人们,父辈衰老,晚辈长大,爸爸的身体渐渐佝偻了,妈妈也逐渐变得絮叨,两个哥哥,一个进了面粉厂,顶替了父亲原来的位置,一个进了供销社,成天和糖果货品为伴,直到最后,我也到了走向社会的年龄。然而,爸爸的酒喝得越来越频,又越来越多,仔细想想,他曾经是一个多么干净,多么整洁的人啊,作为堂堂正正的工人阶级,他为了这个国家卖了一辈子的命,只可惜现在整日泡在酒缸里,醉生梦死。更使我惊奇的是,妈妈的那些恶毒的脏话是怎么从口中一下子蹦出来的?要知道,在过去,她是多么的贤良淑德啊,常常温婉地坐在那,不动如山。我讨厌父亲身上的酒气,更讨厌爸妈为了鸡毛蒜皮而无休止的争吵,当然,有一种情况能让他们两个安静下来,就是我和父亲单独坐在一个酒桌上的时候,因为两个哥哥都不在,父亲唯一能拽住的就是我了。这时候,母亲也恢复了往昔的平静,心情气和地对我讲:
  “孩子,陪你爸喝一点,他心里苦,你还不知道吗?”
  我很了解父亲心中的苦,年老,多病,三个儿子等着娶媳妇,但是自己却被远远地甩到了时代的后面,吃力而无助。父亲话不多,但喝上了酒,则打开了话匣子,翻来覆去的几句,好像揉与痛才是人生
  做人,第一应该懂得知足,第二千万不能自卑。
  短篇小说★耳畔的光阴

现在看来,虽然经济上我无法从家里继承到多少丰厚的产业,但我却以出生在一个善良的家庭为荣,父母当然都有自己的缺点,比如酗酒和絮叨,但他们都是国家培养出来的老实巴交的极好的平民百姓。在我的印象中,父亲从来没有因为酗酒而耽误正经的工作,除了和父亲之外,母亲也几乎从来没有和其他人撕破脸皮吵架,就算是有人主动寻衅,母亲也不会去应战搭腔。这不是懦弱,而是一种淡定和一点从容。
某一天的下午,我在院子里劈柴,伐木丁丁的声音惊了我的一个邻居,恰恰这是一个大概精神上受过什么刺激,整日鼓盆而歌的邻居,于是他就在那里骂:
“大白天的,家里死人啦?劈棺材做甚?”
面对突如其来的吼叫,我一时不知道该如何应对,于是,占了先机的他接着在那里骂:
“大白天的……
家里死人啦……
劈棺材做甚……”
这样的辱骂其实全无素养,那时候的北方谁不生火做饭呢?有话可以好好说,慢慢谈嘛。我一下子就很气愤,本想接过话匣子,和他战上几个回合,结果被眼疾手快的母亲一把拖回屋里。看着我愤愤不平的样子,母亲安慰说:
“他是街坊邻居中有名的泼皮,按年龄又是你的长辈,你何必以小犯上呢?”
“耐他,忍他,由他,让他,狗咬你一口,你也去咬他?”
我在一旁默不作声,沉吟不语。
“妈,我出去散散心。”
“好,记得按时回来吃饭。”
一个无所事事的人大概要通过做一点事情来证明自己的价值,而我,则将开始多年循规蹈矩之后的第一次冒险,只有一个模糊的目标,还没有多少明确的计划,所以,我需要大哥的提点和支持。
走出家门,我转身就去了大哥所在的那个城西面粉厂,小镇毕竟是小,东西就那么几条像样一点的大街,我腿快,从城东走到城西才不过二十分钟,一溜烟到了面粉厂,远远地站在外面就闻到了小麦的芳香,工厂的内部,照例我是进不去的,不过我嘴甜,常常哄着看门的大爷给我叫人,大爷整日笑呵呵的,冬夏常常赤膊,一条毛巾把胸膛擦的红红的,壮硕的肌肉实在是让人羡慕。远远地看着我来了,大爷像是看到动物园里的猴子一样乐开了花:
“小双子,多久没来厂子看你哥啦?你个狼崽子,等大爷给你叫人,到了这,找大爷最管用了。”
大爷转身出了传达室,看着他衰老的背影,我忽然觉得有点熟悉,有一点像未来的父亲,或者是大哥,或者就是我本人。在那一瞬间,我忽然明白,谁也抗拒不了衰老和死亡,每个人都不免归为尘土。想  到这,我的心情沉闷起来了,仰起头来凝望屹立在我对面的巨大的面粉厂。它大概是小镇上最大的建筑,如今却略显落寞地眺望着远方,它不知道等待着自己的是什么,也不知道自己还能去哪里,它只是用心感知着怀抱中一大群人的喜怒悲欢,还有一群蛀虫拼命地狂饮滥嚼。
当我正在胡思乱想的时候,大哥一边拍着自己身上的面粉,一边向我快步走来,作为长房长孙,大哥拥有我梦寐以求却求之不得的优秀品质:从容内敛,浑厚深沉。他长长的睫毛,深深的眼睛,像极了父亲,他仿佛洞察一切,好像永远是那么冷静,没有急躁,没有慌张,也没有轻率和忐忑。所以,一旦有事,我总愿意和大哥商量,他能够轻易地知道我的一切,我对他却总是一无所知。有的时候我也会抱怨两句,抱怨他不和我说心里话,然而大哥也只是像那座工厂一样,静默地眺望远方,然后缓缓地说:
“我……没什么好讲的。”
此时的大哥刚刚从厂子里走出来,神情略显疲惫,但是一如既往的镇定。我心里就缺少这种镇定,他的这种镇定就是我的希望,我的主心骨,尤其在我对父亲越来越不信任之后,他简直就是我的半个父亲。他是老大,但老大不仅是我们的老大,更像是我们的爸爸。
我快步走过去,一把抱住他:
“大哥,你还好吧,我过来和你商量事情。”
“你说,兄弟。”
“隔壁那家……太……我想整他一下!你看看有没有什么方法可以教我?”
“兄弟,这对你没有好处。”
“哥……”
“算了,我给你拿点零钱,回去吧。”
“哥……”
“回去1
我是敢于和父亲叫号的,因为一个神志不清的人很容易受人的唾弃,但是我却不敢和大哥顶嘴,因为长兄,如父。
其实大哥的表现也在我的意料之中,但是我依然觉得沮丧和颓唐,既然没有从大哥的口中得到任何正面的回应,满腔沸腾的热血硬生生的熄灭了,实在让人难受。在这个世界上,及时收手实在是一件正确的事情,但我却是一个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人,于是,我转身奔向了二哥的供销社。

  短篇小说★耳畔的光阴
我是在去找二哥的路上遇到他的,没办法,世界太大,小镇太小,大城市的偶遇和邂逅于小城来说实在是一种再普通不过的家常便饭。
在我眼中,父亲就是撒旦,是堕落的天使,大哥是神明,是奉若神明的神明,而二哥则是实实在在的凡夫俗子,就像我一样。所以我对父亲厌恶,对大哥敬重,对二哥亲近。二哥是个古灵精怪的大魔王,满嘴都是笑话,而且还会两手方言,无论是河南话,北京话,还是山东话,四川话,广东话,再有西洋中国话,东洋中国话,他听过一遍就能有一遍的长进,照葫芦画瓢,也能说上两句,蒙蒙我们这些个外行人。小的时候条件差,记得有一次好不容易捡到一个“退休”的羽毛球,却买不起球拍,眼看竹篮打水,一场空欢喜,二哥却别出心裁弄两个硬纸板,赶鸭子上架死马当活马医吧,最后竟然一样玩个不亦乐乎。有段时间,满大街都流行粤语歌,很上档次,可惜没有人会唱,二哥就天天蹲窗台底下听人家用录音机放的音乐磁带,日落西山才一步三回头地回家,一边琢磨一边反思,结果一头撞在窗户上,可惜家里的玻璃砖了,一下就让他撞碎了一块,爸妈本来是要骂的,结果转过身来刚要训斥,又见他去推敲那些听不懂的歌词了,也就只好叹口气由他去了。说来奇怪,玻璃都碎成八块了,二哥竟然完好如初,毫发无伤,这不能不说是专注的力量。只可惜他有力没有用到应该用的地方,这要是安心去读书,还不得考个本科硕士研究生回来?实在是功夫不负有心人,经过一段时间的闭关,二哥最后也不洋不土地能唱几句了,既然小友们一个个都没听过如此新鲜的玩意,也就众星捧月一般等着我二哥献丑,仗着这个本事,二哥在当时的朋友圈子里荣耀了好一阵,连我也跟着沾了一点小小的微光。只可惜好景不长,我们那一片搬回来了一个南归的孩子,人家可是满口正宗的粤语广东腔,当初围观二哥的人民群众,又都去围观那个南方嫡系了。二哥倒也有自知之明,不吵不闹,就是再也不唱粤语歌了,为此,我还难过了好一阵,其实我知道,二哥心里也不好受,不过他还是拍着我的肩膀,给我打气说:
“兄弟,咱们不能撞在枪口上班门弄斧,偃旗息鼓最好,可别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1
这个时候的二哥还是有点当哥哥的风范,不过平时就完了,歪戴帽子,斜挎枪,纯粹一个琉璃球。我正低头盘算着下一步的行动,他迎面走来,眼看擦肩而过,他跳起来一个箭步,抬手挥拳,上面一晃我的眼睛,下面一个迅捷的扫堂腿,这个战术动作我给满分啊,真是干净利落。我仰面倒地,四脚朝天,摔了个结结实实。二哥  过来将我扶起,我赌气不理会,最后干脆就赖在地上,破口大骂:
“你们两个,一个在我面前装沉默的羔羊,一个就会上来把我撂倒,人都说刘关张桃园三结义,我们还是亲兄弟呢,怎么连人家异姓兄弟都比不上?弄得我好像个独生子女那样孤立无助……”
“瓜娃子,你这是弄啥嘞?我又不晓得你是啥子事情……”
一看他阴阳怪气的样子,我破涕为笑,心中的怒火熄灭了一多半:
“哥,说正经的,我有事和你商量。”
……
夕阳下,我们两兄弟板着脖子搂着腰,渐行渐远,对成年人而言,我们说的不过是小孩子的疯话,然而于我们而言,则将是一个伟大的创举。社会给了人很多温良恭俭让的规范,或者说是束缚和枷锁,然而幼小,却给了我们一个打破它的借口,我可不想一辈子都做个听话的好孩子,要勇敢的闯一下,要不然怎么对得起自己呢?

  然而我却始终觉得他说的话离我太遥远,因为家里的条件还不错,算不上衣食富足,但也是小康之家,爸爸,妈妈,大哥,二哥,再加上我,五口之家,其乐融融,这不是懦弱,而是一种淡定和一点从容,”
“隔壁那家……太……我想整他一下!你看看有没有什么方法可以教我?”
“兄弟,这对你没有好处,
在我眼中,父亲就是撒旦,是堕落的天使,大哥是神明,是奉若神明的神明,而二哥则是实实在在的凡夫俗子,就像我一样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